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格尔木新闻首页>>科技新闻>>正文

专利企业-印庆余多年来代理中国企业在美国的专利诉讼案件

央视曝瓜子二手车

以前,中國企業在美國的專利訴訟案件中完全是被告,儘管目前依然是被告的身份居多,但開始有了越來越多的原告身份。印慶余最近就在代表另外一家中國企業作為原告提起專利訴訟。他認為這種變化的原因在於,中國企業慢慢有了自己的專利積累,而且很多確實是原創技術。

實際上,大疆這次可能遇上了「專利流氓」公司。

兩年前,美國得克薩斯州,大疆無人機被一家叫做Synergy Drone的公司告上法庭。後者訴稱,大疆侵犯了它在無人機操作領域的5項專利。

在印慶余看來,除非撤出海外市場,中國企業在出海過程中完全規避「專利流氓」不太可能。因為企業做得成功誰都想分一杯羹,這些「專利流氓」總會找到理由提起訴訟。如果中國企業的產品確實是出於自己的設計和創新,通常訴訟結果會比較樂觀。只是應對此類訴訟,企業需要付出很多人力、財力。

不管你有沒有玩過無人機,都很容易想象:遙控無人機時需要控制無人機往前、后、上、下飛行的方向,當無人機的方向設置與操作人員面向正前方時所對應的前、后、上、下方向吻合時,操作起來比較順暢。反之,不吻合時操作起來就很彆扭。

在具體應對策略上,印慶余建議:一方面,在走出去之前,特別是進入美國市場之前,需要清楚在這些國外市場是否存在專利侵權風險,如果評估發現確實有風險,再判斷採取哪種策略,這需要衡量風險大小與市場份額、市場利潤相比是否值得;另一方面,如果創造出含有原創技術的產品,一定要保護好知識產權,先做專利申請,再賣產品。

中國科技企業出海時應採取什麼樣的知識產權戰略?

「這個案件對國內很多出海的消費電子和家電企業來說,是個令人鼓舞的消息,因為這類案件確實不好打。」大疆新聞發言人謝闐地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透露,大疆在該案件中取得初步成功后,好幾家國內知名企業聯繫大疆的知識產權部進行交流。

印慶余多年來代理中國企業在美國的專利訴訟案件,他也切身體會到不少變化。

此外,印慶余所接觸的中國企業,知識產權意識也越來越強。企業自上而下都十分重視,他們在美國遇到訴訟,不再手足無措:既不怕應對,也知道如何應對,有些公司甚至開始主動出擊。

無論如何,大疆已初步打了個漂亮的專利反擊戰。

「可以說中國企業受海外『專利流氓』困擾久矣。」 謝闐地感嘆說。

如今,這一案件有了最新進展。美國專利審判與上訴委員會對這5項專利進行複審后,認為這些專利全部無效。由於Synergy Drone可能就其中一項專利提起上訴,近日,訴訟雙方已向美國地方法院共同提議,先暫停案件審理,等待下一步進展。

知識產權之戰愈加激烈雖然案件還未最終結束,但可以看出,大疆已佔上風。

「這是一個非常龐雜的案件,但美國專利審判與上訴委員會判決對方提出的權利要求都是無效的。」印慶余說。

可能是一次專利「碰瓷」先說說案件涉及的幾項專利吧。

以司法實務趨勢為例,劉翰倫介紹,在美國,通過法院體系判定侵權可以取得高額賠償,但法院輕易不會判決禁止侵權產品製造銷售;在英國,法院不單單處理英國境內的專利爭議,更有可能一次性解決全球專利侵權問題。

國家知識產權局7月份公布數據稱,2019年上半年,共受理PCT(專利合作條約)國際專利申請2.4萬件,同比增長4.9%。其中,國內申請2.2萬件,同比增長2.8%。

「這個案件並不是終點,未來知識產權這個隱形戰場的爭鬥只會越來越激烈。」謝闐地說。

「各國所授予的專利權一般是排他權,因此,海外專利布局不僅要考慮企業目前或未來的產品銷售地,還應重視在競爭對手製造、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產品的地區申請專利。」知識產權專家劉翰倫說。

視覺中國近日,深圳市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疆)在美國打了兩年多的一個無人機專利官司,終於有了新眉目。

「美國每年的專利訴訟可能有五六千起,很多都是『專利流氓』公司提起的,它們大多不會走到訴訟流程的最終環節,要一筆錢就走了。」 印慶余說。

Synergy Drone的5個無人機專利都是圍繞這一操作想法申請的,只不過有的涉及無人機載重,有的涉及操縱桿類型等等。

謝闐地認為,其背後原因是中國企業已越來越深地進入全球市場。一方面,中國的產品銷往全球各地,中國企業開始涉足更多市場,企業難免會面對更加複雜的市場競爭。另一方面,中國企業屬於知識產權領域的新玩家,是「專利流氓」企圖從中牟利的主攻對象。

除此之外,劉翰倫建議,各國司法實務趨勢、維權成本、時程、專利權人勝訴率和專利無效概率等都應該納入評估,以篩選出最合適布局的地區。

「這些想法很多人早就想到,並且已有專利和公開文件,所以我們覺得這些專利的有效性值得懷疑。」美國飛翰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印慶余是大疆在該案件中的代理律師,他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透露,該訴訟提起於2017年3月,大疆被訴后,美國飛翰律師事務所律師團隊與大疆商議決定申請對方的專利無效。

除了「專利流氓」,中國企業在美國也經常會遇到「337調查」(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根據美國《1930年關稅法》第337節及相關修正案進行的調查)。印慶余介紹,美國每年幾十件「337調查」,最近五六年中,每年大約40%會涉及中國企業。

謝闐地告訴科技日報記者,截至今年4月,大疆申請的PCT國際專利已達到8700多件,涉及無人機的機械、電子、結構等方方面面。

從手足無措到主動出擊好消息是,中國科技企業在出海過程中,已越來越重視知識產權布局。

印慶余介紹,起訴大疆的公司並不生產任何無人機產品。這家公司在提起訴訟時叫Synergy Drone,現在專利又轉到另一家公司名下,同樣不生產任何無人機產品。

圍繞手中持有的5項專利,Synergy Drone最初提出了76個權利要求。後來在大疆的律師團隊提出專利無效申請的過程中,對方又試圖將76個權利要求修改和增加到142個,目的是繞過大疆的律師團隊提出的無效請求。

今日关键词:香港刘娟娟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