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格尔木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医疗中国-更好地推动分级诊疗和健康中国建设

台风白鹿逼近闽粤

小小藥片的背後,是事關百姓生命安全的大民生,也是事關醫改成果的大課題。近年來,中國打出一系列漂亮的「組合拳」,推動包括抗癌藥在內的新葯、好葯大幅降價,千千萬萬患者從中受益——

今年,中國將繼續開展醫保准入「國家談判」,近日經過專家評審,有128個品種列入擬談判名單。同時,中國還將加快藥品集中帶量採購和使用試點擴面,患者用藥負擔有望進一步減輕;

圖為江蘇省連雲港市第一人民醫院智慧藥房,工作人員正在查看智能藥物存儲管理分發系統運行情況。

「強基層」加速 醫療資源下沉

2019年深化醫改重點工作任務明確,互聯網診療收費和醫保支付等新規將相繼出台,互聯網醫療服務有望在全國範圍內正式納入醫保。

國際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于去年發佈的全球195個國家和地區醫療質量和可及性排名顯示,中國由2015年的第60位提升到第48位,是進步最快的國家之一。

「伊馬替尼、吉非替尼等抗癌藥,過去患者吃上半年可能就要花10萬多元。現在一下子就省了八九成,這使很多患者增強了戰勝病魔的信心。」談及抗癌藥降價給患者帶來的幫助,北京某三甲醫院的主治醫生頗有感觸地說道。

今年,中國將在100個城市建設城市醫療集團,推動醫聯體向緊密型方向發展,在500個縣建設縣域醫共體,進一步提升基層服務能力,更好地推動分級診療和健康中國建設。

首個5G醫療實驗網絡在河南建成,得益於5G的高速率傳輸,遠程醫療、慢病管理和智慧藥物配送等更多智慧應用已經成為可能,目前中國已在遠程醫療領域創造了多項「世界首次」的突破;

中國發佈互聯網診療和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互聯網醫院的發展極大推動了分級診療服務,目前全國已有158家互聯網醫院,更多病人通過互聯網醫療下沉到基層和社區,進一步緩解了醫療資源不平衡的矛盾;

分級診療政策體系逐步完善,各地醫聯體建設快速推進,家庭醫生簽約服務逐漸普及,「基層首診、雙向轉診、急慢分治、上下聯動」的分級診療模式正在形成;

從2017年開始,中國舉行兩次抗癌藥醫保准入專項談判,累計將53種臨床價值高、藥物經濟性好的藥品納入醫保目錄,葯價平均降幅近半;

「中國誓言加快降低抗癌藥物的價格。」有外媒這樣評價道。

互聯網賦能 智慧醫療來襲在北京,患者可以通過「京醫通」微信公眾號,在北京大學腫瘤醫院、天壇醫院等21家市屬醫院預約挂號看病;在上海,患者可以在「上海健康雲」APP上一鍵預約全市所有三級醫院及部分二級醫院,並利用大數據管理自己的健康檔案……

「大醫院人滿為患,小醫院無人問津」——由於優質醫療資源分配不均,「看病難」一直是中國醫改的「硬骨頭」。如何緩解大醫院的壓力,讓基層醫療機構「強起來」,是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重中之重、難中之難。

互聯網醫院、網約護士、線上健康管理……近年來,在互聯網催生醫療健康領域變革的背景下,中國乘勢而上、順勢而為,出台了規範「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多項新規,讓醫療服務更加便民惠民——

耿玉和攝(人民視覺)醫改是世界性難題,對中國這個發展中國家和人口大國來說,「答題」的難度和挑戰更甚。

中國醫改成果得到了世界的認可。世界衛生組織前總幹事陳馮富珍說,中國關於醫療改革的相關決定,最突出特點就是立足基層,體現政府真正把普通百姓的利益放在心上,中國的成功做法可以分享給其他國家。

抗癌「救命葯」的降價,得益於去年在北京、天津、上海、瀋陽、廈門等11個城市進行的藥品集中採購試點。通過以價換量的帶量採購,共有25種藥品入圍採購名單,價格平均降幅達52%,預計可為患者節省藥品支出約23億元。

「組合拳」生效 葯價穩步降低

讓百姓看得上病、看得起病、看得好病,是夯實民生之基的重點所在,也是推進醫療衛生體制改革的方向。近年來,中國在全面深化改革中破解醫改難點,推動醫改向縱深挺進。從「三醫」聯動到分級診療,從抗癌藥降價到「互聯網+醫療健康」的創新,中國醫改成果不斷釋放民生紅利。

對此,中國綜合施策,從推進分級診療制度到建設醫聯體,從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到現代醫院管理制度建設,越來越多的民眾能夠在家門口享受到優質的醫療資源——

目前,中國所有公立醫院全面推開綜合改革,全部取消藥品加成,現代醫院管理制度建設全面鋪展,「以葯養醫」的溫床消失了,群眾的就醫體驗更好了;

去年5月,中國取消了包括抗癌藥在內的28項藥品進口關稅,使實際進口的全部抗癌藥實現零關稅,進一步降低了抗癌藥價格;

除此之外,中國還制定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加速藥品審評審批,讓不少新葯、好葯上市跑出了「火箭」速度。例如,用於預防宮頸癌的九價人乳頭狀瘤病毒(HPV)疫苗,僅用8天就獲批上市。

沒有捷徑,唯有攻堅,中國的醫改答卷拿到了高分——世界衛生組織評價稱,中國新醫改方案為世界解決基本衛生覆蓋問題貢獻了可借鑒的路線圖。

今日关键词:库兹马退出美国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