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志勇要求ICU的所有医护人员严格规范并执行防护流程-平定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格尔木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人员医护-彭志勇要求ICU的所有医护人员严格规范并执行防护流程

特朗普访印

ICU屬於重污染區,醫護人員只要出去,防護服便不能再用,回到ICU就只能再穿一套新的。為了節約物資,ICU執行嚴格的物資配額限制,每人每天只有兩套防護服,中午吃飯時可以更換一套。為此,醫護人員在隔離病房裡從不喝水,不上廁所。

正是ECMO的一個應用案例,讓武漢大學中南醫院ICU和ECMO一起被世人熟知。

三彭志勇覺得,在ICU工作的醫護人員,需要有不同的工作方式和思維方式。

但是,沉重的工作壓力也伴隨而來。給一個150斤重的病人翻身,平時只要3個人到4個人,現在則需要兩倍的人力。醫護人員給患者進行穿刺插管,也因為視野受限,需要更多精力才能完成。

四ICU是搶救病人生命的最後一道防線。

四天後,隔離病房的16張病床全部收滿。ICU的近150名醫護人員開始全部輪班上陣。

在隔離病房救治病人期間發生的一件事情,讓饒歆一直無法忘記。一位九旬老人感染新冠肺炎后,被送至ICU,老人的兒子也因為此前照顧他而被感染。父子二人病床相隔不遠。最終,老人不治去世,兒子僅在1米之外,卻無法跟老人進行告別。

這一病例也讓彭志勇對ECMO的使用有了更多信心。疫情發生至今,武漢大學中南醫院ICU已經10次使用ECMO進行救治,5位病人實現了脫離呼吸機生存。

二17年前,彭志勇在香港威爾斯親王醫院ICU參与會診、搶救過多位非典重症患者,對隔離病房的工作要求有豐富的經驗。

一當了11年護士,在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ICU)幹了7年,胡小交數不清自己已經面對過多少次死亡。但是過去一個多月,她經歷的焦慮前所未有,「嚴重失眠,整夜睡不好。」

然而,饒歆覺得,與醫用防護物資緊缺帶來的困難相比,這些問題的解決尚算容易。

原標題:堅守生命的最後一道防線——武漢大學中南醫院ICU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紀實

「我工作6年來,第一次遇見這種事。但是沒有人退縮,我們知道自己選了這份工作,就是要時刻準備好乾這個。」鍾思說。

疫情發生以來,防護物資緊缺困擾着武漢幾乎所有的醫護人員,在ICU,這種情況更為突出。

一個多月來,彭志勇經歷了很多次喜悅,也流了很多次眼淚。武漢大學中南醫院ICU先後收治了50多個危重病人,絕大部分病人都在病情轉輕后離開了ICU,也有一些病人最終不治去世。

1月8日,隔離病房建成。ICU主管護師鍾思記得,這時候,彭志勇告知ICU的全體醫護人員:即將到來的任務十分艱巨,情況複雜,風險很大,如果有人覺得身體可能吃不消,可以提出來,另作安排。

饒歆認為,這讓他們更多地經歷了生與死的差別,「送來的病人都是在別的地方已經辦法不多了。活着還是死去,就看ICU,對我們來說,帶來的心理壓力很大,而且一直都在。」

「ICU面對的是最緊急的情況,有很多的不可預測性。一個病人被送到ICU,我們首先要搞清楚他為什麼被送到這裏來,有哪些因素可能對這個病人致命,再決定怎麼來挽救他的生命,保障他的安全,這對醫生的心理素質和判斷能力有很高的要求。」彭志勇說。

從大年初三開始,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中國人民解放軍東部戰區總醫院呼吸與危重症學科主任醫師趙蓓蕾就駐紮在武漢大學中南醫院ICU,參与救治工作。

「我們每天要消耗100多套防護服。最少的時候,我們的庫存只夠兩三天使用。」彭志勇說。

彭志勇說,隨着疫情的發展,危重病人的數量將越來越多,ICU會面臨著更大的壓力。而即便疫情得到控制,他和他的團隊也將承擔著救治存量危重病人的任務,成為最後一批退出這場戰鬥的人。

很快,在醫院的幫助下,彭志勇帶領團隊按照應對SARS的最高標準改造了ICU病房,設立污染區、緩衝區、清潔區,醫護人員與患者的通道完全隔離,污染區的隔離病房實現完全隔離,專門收治類似病人。

這樣的擔心並非個例。武漢大學中南醫院ICU隔離區負責人饒歆覺得,這種心理在團隊內普遍存在,也是他最大的工作壓力之一。

所謂勇氣,並非無所畏懼。而是即便內心恐懼,依然選擇直面。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這場戰役里,關於勇氣的故事已經被講述了很多。但是我們依然願意繼續講述,因為這是對英雄們應有的尊重。

趙蓓蕾直言,他在這裏學到了很多,「他們做事很果斷,從不猶豫。上午查房,如果醫生說某個病人的病情惡化,需要插管或者體外膜肺支持治療(ECMO),他們馬上就做,不會有任何拖沓。這一點對於在ICU的病人來說至關重要。」

五年前,彭志勇放棄了美國的高薪工作,回到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擔任ICU主任。五年後,彭志勇經歷了「他從醫以來最大的一場挑戰」。

「操作完全沒有手感,平常打個動脈針一針就打進去了,現在可能要打個十多針才行。」鍾思說。

然而,恐懼與勇氣在饒歆和他的同事們身上毫無矛盾的融合在了一起,展現了出來。

「從第一天開始,從來沒有人退縮。擔心也要上,我們就是干這個的。」饒歆說。

但是,彭志勇說,他並不後悔,因為如此多的病人在這個艱難的時刻把生命託付給他,「能夠有機會挽救這些同胞們的生命,正是我當初回來的原因。」

病毒看不見、摸不着,傳播力甚強。稍有不慎,便會感染。胡小交坦言,她每天都很擔心,「畢竟在ICU里的都是重症病人。」

新冠肺炎沒有特效藥,只能進行對症治療。與普通病房相比,ICU擁有高流量吸氧、ECMO等更多樣的治療方式,也因此成為很多危重病人最後的希望。

「我們盡了力,卻無法阻止這種事情的發生,心裏非常難受。」饒歆說。

彭志勇常對ICU的醫護人員們說一句看似矛盾的話:在ICU,要敬畏生命,也要看淡生死。

ECMO的原理,是將體內的靜脈血引出體外,經過特殊材質人工心肺旁路氧合后注入病人動脈或靜脈系統,起到部分心肺替代作用。

隔離病房建好后,彭志勇要求ICU的所有醫護人員嚴格規範並執行防護流程。進入隔離病房工作前,每位醫護人員要在緩衝區穿上「三層衣」——先穿工作服、再穿隔離衣、最後穿防護服。此外,還要戴上N95口罩、頭套、防護面屏、防護鞋套與兩層手套。

嚴密的防護帶來的成效立竿見影:至今沒有一名醫護人員在ICU感染新冠病毒。

1月17日,一位新冠肺炎病人轉入武漢大學中南醫院,住院后體溫升高,血氧飽和度不斷下降,經過氣管插管等搶救,依然沒有明顯好轉,呼吸逐漸困難,情況非常危急。武漢大學中南醫院ICU果斷為他建立ECMO治療,幫助他恢復正常血壓、心跳及維持呼吸功能。經過ECMO的治療,1月21日,病人脫離生命危險,雙肺功能明顯好轉,后成功康復並出院。

饒歆所說的第一天,是1月6日。這一天,ICU主任彭志勇決定收下一名「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患者。隨後,彭志勇發現,類似的病人越來越多。彭志勇判斷:「這個病不簡單。」

今日关键词:韩国推迟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