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格尔木新闻首页>>汽车新闻>>正文

社会关系-联合嘀嗒出行启动顺风车行业标准课题研究

反暴力救香港

圖一:很多人對於順風車出行的理解是花錢買服務。資料圖片(數據來源:嘀嗒出行平台)

■本報記者倪敏剛走出首都機場T3航站樓的張先生,打開網約車平台下單,很快就等來了順路接自己的順風車……平時從機場到位於西三環的家至少需要上百元,而今只需幾十元就可以解決了。

記者從嘀嗒出行平台了解到,為了讓順風車行業標準更好地反映用戶的訴求和心聲,課題組正在面向社會徵集用戶代表,組成順風車行業標準課題研究用戶委員會,為順風車行業標準課題研究提供更多有價值的參考。

而這一認知的形成,跟過去一部分網約車平台以順風車的名義從事非法營運有很大的關係。這使得順風車在很多人眼中就是低價的快車,認為順風車應該和其他營運性質的出行一樣高效,車主需要按照乘客的意願來改變行駛目的地,車主應該把自己送到最方便下車的地方。

課題研究主要圍繞平台、車主、乘客三方關係和責任邊界、平台運營規範標準、平台安全保障措施展開討論,而「既然乘客付費,那麼順風車車主和乘客,是平等互助的合乘關係,還是客運範疇的服務與被服務關係」成為首期集思會的議題。

車主與乘客關係是順風車本質的真實反映。車主乘客之間的關係如何,平等互助還是服務與被服務,直接決定了順風車的性質,以及公眾對順風車報以什麼樣的預期。

其實,早在2016年,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深化改革推進出租汽車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6〕58號)中,對順風車已有明確定義,即私人小客車合乘,也稱為拼車、順風車,是由合乘服務提供者事先發佈出行信息,出行線路相同的人選擇乘坐合乘服務提供者的小客車、分攤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費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

與其他出行方式相比,順風車的最大不同在於其運力來自普通私家車主,而非職業運力,車主不以營利為目的,這使得順風車成為一種共享互助的出行方式,車主與乘客之間是平等互助關係而非服務與被服務關係。這也決定了順風車具備社會事業的屬性,其存在的意義在於服務於社會公共利益,節約大眾的出行成本,同時降堵減排,讓城市出行實現可持續發展。

為此,中國交通運輸協會共享出行分會、中國交通報社、城市智行研究院等科研機構、行業協會,聯合嘀嗒出行啟動順風車行業標準課題研究,為出台順風車行業標準提供決策參考。

目前,集思會首期議題討論已告一段落,超過400萬人次積极參与,超過30萬人參與投票。其中,86%的用戶認為車主和乘客雙方屬於「平等互助的合乘關係」,14%的被調查者認為雙方是「客運範疇的服務與被服務關係」。

目前,由於缺乏統一行業標準和規範,各家出行平台往往按照各自規則來運行順風車業務,在平台、車主和乘客的三方責任關係,運營規範標準如發單機制和定價體系,安全保障體系建設如人車准入標準和行程中監控等方面,尚無一個可參考的通用標準。而出台相關的標準,則有助於充分發揮合法合規順風車在全行業的引領作用,匡正全社會對順風車的認知。

作為集約化出行方式,順風車有效提升了道路資源使用效率,助力降堵減排,同時降低了人們的出行成本,實現了社會資源的高效利用和更優化的配置。

這一定義蘊含了四個關鍵要素:車主原本就有出行需求;車主與乘客出行線路相同因而可以順路合乘;雙方僅分攤出行成本不包括其他人工成本;順風車是一種互助共享的出行方式。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不少人對於出行的理解是花錢買服務,對於順風車出行報以過高的預期,將車主看成是出行服務的提供者,由此產生了諸多司乘糾紛和矛盾。

但是,由於順風車處於發展初級階段,相關行政規章制度尚未健全,平台運營不夠規範,平台、車主和乘客責任邊界劃分不清晰,不僅給公眾出行帶來一定的安全隱患,也影響公眾的順風車出行體驗,出台順風車行業標準勢在必行。

城市智行研究院院長沈立軍認為,回歸順風車的本質特徵必須堅持真順路(車主有出行需求和預設線路)和低定價(平台不能以盈利為噱頭招徠車主,更不能以抽成為導向推高順風車價格)兩個核心要素。這兩個核心要素決定了車主和乘客之間不是賣方和買方、服務和被服務的關係。

順風車的本質特徵,決定了順風車在應答率和出行效率方面無法與營運性質的出行相比,對於大多數用戶而言,順風車是一種有益補充,或者說是一種輔助性的出行行為。對於順風車平台而言,開展順風車業務應尊重其社會屬性和公益屬性,而不能以純商業思維去運作。

今日关键词:王一博方否认恋情